卫健委*认可互联网医院两种模式,互联网医疗为何死去活来?

近日,沉寂太久的互联网医疗再次焕发生机,受到国务院新组建的卫生健康委的鼎立支持,对于苦苦挣扎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久违的幸福似乎来得太突然。

       近日,沉寂太久的互联网医疗再次焕发生机,受到国务院新组建的卫生健康委的鼎立支持,对于苦苦挣扎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久违的幸福似乎来得太突然。

       起先是4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紧接着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了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邀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介绍《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的主要精神。

       据报道,曾益新指出文件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从医疗、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药品供应保障、医保结算、医学教育和科普、人工智能应用等方面推动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服务相融合。二是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支撑体系。从及时制定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加快实现医疗健康信息互通共享、建立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三是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对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保障数据安全作出明确规定。

       此外,针对2017年吵得沸沸扬扬的互联网医院整顿,新颁布的《意见》也板上钉钉地允许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同时为互联网医院指出两种模式,一是依托实体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拓展业务范围和服务半径,二是由互联网公司和企业申办互联网医院,支持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搭建互联网信息平台,开展远程医疗。

       当然具体实施也是有条件的,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特别强调,互联网+医疗要符合医学的基本规则和规律。在互联网上初诊是*禁止的,对于长期高血压、糖尿病的慢病患者可以在线复诊。

       常言“新官上任三把火”,卫健委重拾互联网医疗及互联网医院应该算放的*个大招。据公开资料显示,近日就《意见》答记者问的曾益新副主任,原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近一个月来新当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此前一直主政策法规、药政、科技教育、保健等方面工作,分管法制司、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科技教育司、保健局等工作。

       在2017年1月举行的,中国卫生信息学会健康医疗大数据“互联网+”医疗专业委员会大会上,中日医院王辰院士、北京医院曾益新院士现场推选出共同担任健康医疗大数据“互联网+”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同年2月,时任北京医院院长的曾益新院士就当选为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党组成员,*保健委员会副主任。

       这个细节反映出国家上层对互联网+医疗态度是认可支持的,而曾益新院士本人也是互联网医疗事业的坚定拥护者,借力互联网技术能为眼下混乱无序的医疗环境注入新活力。

       2017年1月的委员大会还宣布将在以下方面积极开展工作:积极进行医疗健康大数据治理规范研究工作,开展互联网与医疗及大数据领域从业人员的行业自律规范;组织、协调互联网在医疗大数据领域的学术课题研究工作,为政府、卫生机构和社会提供互联网融合医疗健康大数据领域的技术咨询;培训互联网和大数据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和管理专业人员。

       值得注意地是,大会委员们肩负的每一个重任都有“大数据”这一关键词的身影,因为只有大数据理论研究、分析技术、专业人才全部匹配到位,互联网医疗才能从空头口号转为切实可行的应用。

       实际上,互联网医疗的基本论调和大政方针一直未变,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就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在医疗等多领域推进“互联网+”?;毓私昀吹幕チ搅普?,就能深刻地体会到这点。

       首先,国家卫计委早在2014年就发布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提出医疗机构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对机构外的患者开展远程服务属于远程医疗。

       2015年,国家发改委、国家卫生计生委等部委在贵州、云南等5省区启动远程医疗试点,推动了远程医疗和在线医保的突破式创新。2015年7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还提出发展目标之一是“到2018年健康医疗、教育、交通等民生领域互联网应用更加丰富,公共服务更加多元,线上线下结合更加紧密”,要“加快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健康、养老、教育、旅游、社会保障等新兴服务”。作为 “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内容,发展远程医疗和智慧医疗也于2016年写入了国家“十三五”规划。

       2016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同年8月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完善人口健康信息服务体系建设,推进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紧密召开的高规格与*别大会上,都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健康医疗大数据和“互联网+医疗”已进入为国家战略层面。

       2016年10月,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将有关健康医疗产业的纲要提到国家战略层面,纲要明确了互联网加医疗的态度。据健康界报道,2016年各种政策频出,我国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迎来了新一轮的重要发展时期。中日医院王辰院士当时还评价,中国医疗存在四大共性问题,医疗资源总量不足,优质医疗资源尤其紧缺;医疗资源没有形成科学的协同体系,碎片化运行的现状无法发挥其应有的效率;医疗资源在地区之间分布不均衡,基本医疗在不发达地区和边远地区的普及程度不够;*医生的素养缺乏同质性。这表明中国医疗改革刻不容缓,也必将是一场长期攻坚战。

       正因为中国医疗问题积攒多年、久病成习,很难仅仅通过互联网技术就颠覆沉积几十年的诟病。2016年前后,大批互联网医疗企业宣告阵亡,比如当时呼声颇高的药给力意外死亡,就给业界带来不小震动。据动脉网报道,当时大致有38家互联网医疗企业生命终结,总融资量接近1000万美金,平均存活期仅19.6个月。

       死亡的原因之一,是创业者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现在业界已意识到互联网医疗从来不是医院连网、患者挂号、轻度问诊那么简单,看似5个字的“互联网医疗”蒙蔽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双眼,其背后承载的信息、工作量、技术内涵超乎我们想象。因此大多披着互联网外衣的肤浅应用项目,因为没有市场、缺乏群众根基,没有盈利模式,只得告别战场走向消亡。

       之后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函》,对互联网医疗明确提出规范化意见,又被视为对互联网医疗的“致命一击”,让孱弱的行业雪上加霜。

       其中提出,国家对互联网诊疗活动实行严格准入管理,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由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未经国务院卫生计生行政部门颁布相应医疗机构类别和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不得擅自设置审批虚拟医疗机构。更严厉地是,“本办法颁布后的15日内, 所有互联网医疗机构必须被注销, 按照本办法重新注册”,上述政策的颁布让“封杀互联网诊疗”的传闻一度甚嚣尘上。

       但事情不久后又有所转机,时任卫计委副主任的金小桃表示,当前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信息技术的应用,包括预约挂号、流程管理、临床路径、分级诊疗、在线咨询、远程服务等方面已经取得的积极成效,国家卫生计生委正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抓好完善、引导和推动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管理。接下来,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将通过合适的渠道,进一步在更大层面上征求各方面的意见,适时地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或是指导意见,顺应“互联网+”发展潮流,由此互联网医疗彻底凉凉的论调不攻自破。

       一路走来,互联网医疗的长远政策显然没错,作为新生事物其发展必然经过曲折过程。之前的惨痛教训可能表明当时时机并不成熟,与之相配套的适应性政策及设施建设普遍缺乏,而仅靠互联网技术单打独斗是根本不可能完成艰难的医疗改革。而在近两年医疗产业不断完善与发展,新的技术与日俱增,为互联网医疗的实现创造了真正的土壤。

       医联体、分级诊疗、医药分家、处方外流试点等多层次政策的推出;BAT大佬和实力雄厚的药企纷纷加码医药电商和线下连锁药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不断延展人类医生的诊疗能力;支付宝和微信打通医保,实现在线支付等等,医院、医药、医生、医保、健康等各相关领域正在加速融合,层出不穷的新变化和新技术让人应接不暇,也许在这样的变革拐点上,互联网医疗才终于迎来了正确的发展时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每日热闻丨美团收盘上涨5.29%,京东失宠;在岗村医的福利来了,每年补助1.2万

每日热闻丨美团收盘上涨5.29%,京东失宠;在岗村医的福利来了,每年补助1.2万

凭牙齿也能上热搜?你肯定没了解过

凭牙齿也能上热搜?你肯定没了解过

医养结合试点遇“资源尴尬”,僧多粥少解药何在?

医养结合试点遇“资源尴尬”,僧多粥少解药何在?

已有5人死亡,手足口病进入高发期

已有5人死亡,手足口病进入高发期

新华社专访马云: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新华社专访马云: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资讯排行
平台积极落实《广告法》和《医疗器械管理条例》《医疗器械广告审查办法》《医疗器械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等规定,推动行业公平竞争,如发现有涉嫌内容,欢迎反馈我们